今天是:
热门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扔不掉的污染(20130615)

央视网消息:前些年,作为媒体,我们经常关注一个话题---“洋垃圾”,说的是国外一些企业把有危害的垃圾越洋跨海弄到中国来,用小利益引诱一些地方的人,让一些人接手,然后倒在中国的土地上,或埋、或烧、或转移。对这样的事,发现、严打,慢慢少了,但是最近,人们却突然感觉到 洋垃圾现象少了,而国产垃圾的转移却多了起来。浙江一家企业生产出近40吨危险废物,装上车拉到800公里外安徽的一个村里去倾倒、焚烧,被当地的村民发现,并举报,环保局人员和民警赶到现场,将车查获,接下来一调查,一个转运链条清晰起来。这样的跨省垃圾废料转运,背后是什么在驱动?又是什么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何防范打击?共同的环境该如何共同看管?《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互相关爱,而不该是互相陷害。

  6月14日本周五,安徽宿州埇桥区解集村依然笼罩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遭到污染的山石和土壤被挖出,随后运到合肥的一家工厂进行无害化处理。解集村原本是个远离工业污染的偏远村庄,这次毒垃圾事件,让村民们有些后怕。

  宿州市埇桥区解集乡解集村 村支书 梁刚:那些厂家你有这个利润,有这个成本,你可以在当地,哪怕花高成本把它销毁掉,你不应该拉到我们这个地方,来危害我们这个地方的群众。

  5月25日下午,解集村村民张伟无意中发现,村后的石头山上有人在放火烧东西,气味很臭;接到村民举报后,埇桥区公安和环保部门立即赶到现场。

  宿州市埇桥区环保局法制股股长张韦:现场发现有一车,大约是140桶、37吨的危险废物正在往这个大坑里卸货。

  司机 张某:(你这拉的是什么东西)就说是废油呢,就是这样说的。

  安徽省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警大队 副大队长 朱新群:到了我们这个地方,找到一个接头人,拉到这个地方,进行了焚烧。

  经环保部门检测,这些工业废品为生产医药或农药等产品的残留物,为苯酚类物质,对人体和环境有重大危害,属于危险废品。货车司机称,他是经人介绍,从浙江把这些垃圾运到安徽宿州,一次运费7500元。今年5月以来,这辆货车三次运送毒垃圾到埇桥区,前两次的垃圾已经被焚烧。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环保局法制股股长 张韦:处理这些危险废物成本比较高,所以他们想办法找一些环境意识比较低,法律观念比较淡薄的一些人,倾倒到外省,特别是农村一些偏僻地区来处理这些东西。

  企业节省了处置成本,中间人拿到了“中介费”,倾倒者分到了“好处费”,这条看似“多赢”的利益链,让危险废物完全了异地流动。事发后,宿州环保部门一路追查到浙江,最终浙江丽水市松阳县承认“毒垃圾”的确出自是该县企业,并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愿意替企业先行垫付赔偿费用,但没有向媒体透露企业信息。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环保局法制股股长 张韦:产生危险废物的企业,同埇桥区环保局签订了赔偿协议,目前,赔偿资金已经到位,这批资金,我们将用于对危险废物的处置和生态的恢复。

  据安徽省环境监察局数据,从全国范围内看,跨界倾倒化工废弃物已成为多发的环境污染突发事件。自2009年来,安徽省环保部门发现了十几起跨省倾倒危险废料污染事件,2009年末,浙江东阳一家制药公司曾向安徽亳州市涡阳、利辛两县倾倒一千多桶危险废料,最后该企业一次性赔偿220万元,此后不再承担其他任何经济赔偿或补偿责任;还有的倾倒事件至今没有查清来源,损失只能由当地自己承担。而在有据可查的案例中,化工废料大都名列国家危险废物目录,来源地多为东部沿海发达省份。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环保局法制股股长 张韦:近年来,在我省发生好几起非法越境转移倾倒危险废弃物环境事件,究其原因,一是产生危险废物企业法制观念淡薄,为了降低处理这些危险废物的费用,擅自将他们委托给没有处理资质的这些人去处理这些危险废物,另外一点就是当地村民的环境意识和环境法制观念比较单薄,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把这些危险废物拉到当地进行倾倒和掩埋,污染了当地环境,祸害了一方百姓。

  这些工业废物从浙江拉到安徽,运费是7500元,企业如果在浙江当地进行无害化处置,费用需要每吨一万元。国家对于危险废物的生产、运输和处置等方面均有明确规定,如企业每年生产出多少吨危险废物,这些废物该怎么处理,都要申报登记。若要送到外地处理,需经过转出地和转入地环保部门的批准。然而,层层规定之下,监管环节的缺失,没有阻挡住危险废物从发达地区向不发达地区转移的脚步,最终倾倒在农村的山坡上。

  白岩松:此次事件的责任方 浙江松阳倒是很痛快地承认了废油是从自己这儿的企业运出去的,并且愿意买单来承担责任。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却绝口不提违规企业是谁,让很多人感觉 这种企业难道也要这样认真地保护吗?其实,这样的垃圾废料转运已不是孤立事件,近些年来越来越多,而且一个大的特点,就是从经济发达地区向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地区转移,中间还存在着利益链条,为此挣钱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回到环境的污染与破坏,有时转移起来 可不一定分你是发达还是不发达。说到被污染的空气,它会向哪一个方向去飘,你知道吗?

  字幕:6月10日 晚9点 南京

  记者:今天烟雾特别大。

  市民:空气是不好。

  记者:呛鼻子。

  市民: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清楚。

  夏季的南京本该空气清爽,是全年中空气质量比较好的季节。而6月10日晚上9点钟,从南京郊区六合、浦口开始能见度突然下降,并迅速覆盖市区,一场雾霾突然而至;而到了晚上9点半,一股呛鼻的煤烟味道逐渐弥漫而且越来越浓。

  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 张祥志:6月10号我们省里面有部分的城市空气中PM2.5出现不同程度的异常升高,那么尤其以南京和泰州最为严重。像南京从9点钟开始,PM2.5就一直在往上飙升,到了1点钟以后达到峰值,将近是320个微克立方。

  江苏省环保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当晚南京的空气,颗粒物PM2.5、PM10的浓度惊人,都超过了300。在四个小时里,南京的空气质量从二级良好直线跌到了“六级”严重污染。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重度污染?

  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 张祥志:黑碳的浓度当时飙升的最高时,达到正常浓度的三倍,但是钾离子的浓度达到将近30倍。

  从数据中可以看到,黑碳和钾离子的浓度随PM2.5同时大幅度升高,而黑碳和钾离子在空气中的含量正是秸秆焚烧的指示性指标。当晚,江苏省环保局和南京市环保局派出三十多支队伍巡查,但是并没有在本地发现焚烧秸秆的火点。

  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 方贵平:很明显是上风向飘过来的。我们的六合、高淳、溧水等地大部分秧都插好了,剩下了一点秸秆集中在秦淮河两侧,和龙袍长江边上有一点(秸秆)。所以我们判断本地的秸秆,即使是本地秸秆焚烧不至于造成这么严重的污染,所以这个污染源肯定是外地过来的。

  正置南方夏收季节。据业内人士讲,虽然各地都鼓励秸秆还田,将秸秆埋进土里发酵成肥料,但是这样做费工费力。夏收过后马上又是夏种,时间紧,不如一把火来得又快又省力。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南京由秸秆焚烧导致的空气污染都呈季节性高发。而污染源常常又跟周边城市有直接关系。通过对以往污染情况经验的总结,此次污染从时间、风向以及当地麦收情况等因素综合判断。10日,南京市环保局发布污染情况指出,南京出现的雾霾是“受到安徽滁州、天长等西北方秸秆焚烧影响。

  电话采访

  安徽省滁州市环保局 副局长 高志友:我们滁州这边天长也好,来安这边如果要刮东北风的话,才有可能影响到南京,我认为我们这边对南京的影响基本上是没有的。

  尽管在环保部发布的6月2日到6月9日全国秸秆焚烧分布遥感监测结果中显示,全国共监测到秸秆焚烧火点638个,安徽就占到352个,而滁州市所辖的天长市着火点有14个。但对于来自南京的指责,滁州拒不承认。而就在今年年初,南京和滁州刚刚共同签署了秸秆禁烧城市“区域联动”机制,实行还不到半年。显然,滁州并不愿承认是这一机制的破坏者。

  江苏省环保厅大气办 副主任 单阳:为南京的青奥会提供空气质量保障,就是围绕这样一个目标签订了这个合作协议,来共同开展大气污染的联防联控。

  2014年,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南京举办,空气质量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就在去年南京曾因为秸秆焚烧造成重度污染,一度成为全国120个城市中空气质量最差的地方。在借鉴奥运会、世博会筹备中北京和上海的做法后。南京市牵头,与省内、省外周边七个城市达成了秸秆禁烧的城市“区域联动”机制。而这个联动机制,并没有让南京在今年的夏季脱离空气污染。

  江苏省环保厅大气办 副主任 单阳: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综合利用的技术、途径这些措施是很多,但是所有的这些措施你要让他执行到位,落实到位的话就必须要有政府拿出相当数量的资金进行补贴,不然它就没法正常的维持下去。

  江苏省今年第一年全面禁止秸秆焚烧,同时拨付专款给当地农民和转型企业相应补贴。

  电话采访

  安徽省滁州市环保局 副局长 高志友:因为考虑到南京是人家的省会,我们大气联防联控,所以我们今年抓的力度比较大,但是我们滁州市目前没有补贴,这是事实。

  虽然南京与滁州、马鞍山比邻而居,但相隔两省,环保政策不同,对处理秸秆的补贴标准也不一样,难以统一管理。目前,对于七个城市签署的“区域联动”机制,真正发挥作用的只有在江苏本省内。而又因为只是针对青奥会期间的特殊需要而设,平时该如何协同管理更无从谈起。

  江苏省环保厅大气办 副主任 单阳::在我们省里这个层面上,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这个工作我觉得相对来讲做得还是比较有成效的,但是跨了省这个区域的话,因为受地域管理的关系,我作为我一个省市我肯定不可能就是说对这个周边的省来提出什么具体的哪方面要求。

  白岩松:烧秸秆污染空气,已不是新的话题,各地也都严抓猛打,但架不住有时烧起来实在太方便,而且一起风,自己还往往不是受害者。但是如果仅仅是烧秸秆这一件事,你可以这样,但面对大环境呢?今天你污染了我的空气,可从昨天开始,没准我就已经悄悄污染着你的地下水。谁在害着谁?其实加起来,我们都是自己的受害者,弄明白这事,就不能再简单地分个你我了事。面对大气与环境,北京、天津、河北就踏踏实实坐下来,开始认真地谈谈了。

  周五,在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十条措施中,区域联防联控显然已经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治理手段。而对于曾经共同经历过一月份灰霾天气的京津冀地区来说,联防联控或许早该成为共识。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副院长 柴发合:我们现在面临的这个问题,不能靠一家一户或一个省单独行动能够达到区域污染防治的目的,所以我们要在强化地方责任的基础上,然后实行区域联动,就是找到一种更科学的,全社会可能付出的代价最小的污染防治的方式,使得我们这个京津冀环境质量能够迅速的得到改善。

  在环保部刚刚公布的今年一季度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中,空气污染较重的城市前十位河北就占了五个。尽管从1998年开始,北京已经先后实施了16个阶段性大气污染治理措施,投入大量资金,甚至颁布了世界上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但在河北的环绕下,北京最终还是没能躲开黑压压的灰霾天气。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副院长 柴发合:河北形成这样的格局,就是包括钢铁三亿吨,燃煤量也将近2亿,或者2亿多。所以这个也不是一天发展起来的。北京每年开工的面积这么多,将近一个多亿平方米,那么说你想想它这个建材、水泥、钢材都从哪来?大的这个发展思路不调整过来,那你有这个缺口不是河北生产,那还得别的地方去生产,不过是转移个地方

  区域排放总量控制,重点或许就在于压缩河北的钢铁产量和燃煤总量,但让河北单独承担这样的代价并不现实。就在一个月之前,北京和天津已经分别与河北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其中就包括共同推动首都经济圈规划等7个重点合作领域。显然,在这样的合作中,大气防治与经济发展捆绑在了一起。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副院长 柴发合:河北发展成这样,固然有它自然发展的问题,但是首都这部分发展给它带来的刺激,或者首都本身没有这样的污染的产业,然后那可不就得靠周边来供给它这些原料、材料,现在河北弄这么多钢厂,燃那么多煤,就像我们说发达国家一样,是我把产品提供给了你,然后把污染留给了我自己。

  北京煤炭消耗总量计划在2015年压缩为1500万吨,但河北每年的煤炭消耗量却高达两亿吨。一个是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代的经济较发达城市,一个是仍在依靠重化工业发展的省份。而在国务院刚刚公布的十条措施中,重点提到的钢铁、水泥等行业落后产能的淘汰,也直指河北的支柱产业,如何免除或者分担河北的忧虑,或许就是接下来京津冀三地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副院长 柴发合:我倒觉得如果能建立起来讨价还价的这个机制,那是推进这个联防联控机制纵深发展的一个最好的。协作就是个人有个人的诉求,个人有个人的矛盾,然后大家集中在一起来想这些矛盾怎么来解决,诉求怎么来满足。

  你带动我的经济发展,我降低我的排放总量,短时间内,各方或许都要承受经济放缓的压力,但值得期待的,是未来还给民众的一片蓝天。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副院长 柴发合:不管从行政体制上,还是污染防控的体制上,原来我们都不曾把它作为一种正式的机制或者制度来建立,我们第一次有了这个区域制度安排和机制的安排,可以叫做一种机制的或者制度的创新,不为过。包括解决京津冀地区的问题,包括解决长三角和珠三角的问题,甚至以后其他的我们区域性的、复合性的大气污染的问题,这种联防联控的机制大概是一个最好的一个或者是最好的一种机制。

  白岩松:其实面对共同的大地、共同的天空,同一条母亲河,还有来往川流不息的人群,仅有北京、天津、河北坐下来联手防范是不够的。它需要更多的参与者,而且一定要从严格地约束自己开始做起。如果对他人严,对自己松,最后自己依然是受害者,没用。但愿京津冀的合作是一个好的开始。全国一盘棋,共同建好一个家。